怂的一狗

这里是大狗!
职业安吹无误
以及隐形帕吹
凹凸除了雷安其他全部杂食
BL不站安左
小男孩真好啊

【雷安】最后的战斗

嗨呀白嫖了一个多月终于写了一个小东西∠( ᐛ 」∠)_
其实我特别爱吃糖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了刀∠( ᐛ 」∠)_


    那是安迷修和雷狮最后一次战斗的事情了。他们两个在打完时都筋疲力尽,身上都有着他们互相在对方身上留下的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

    安迷修吃力的用他的剑撑起他的身体,然后缓缓的向倒在不远处的雷狮走过去。

    “咳...咳咳...怎么,安迷修,是来给我最后一刀吗?”雷狮看着天空,戏谑的说。“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不,三皇子。”安迷修的声音有些虚弱,“我效忠过您。”他走到了雷狮的身边。而雷狮在安迷修称他为三皇子时,就吃惊的抬起了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安迷修。

    “ 喂...安迷修,你想干什么!”雷狮几乎是嘶吼着说出了这句话,而安迷修听见了,却没有回答。“三皇子,我不会背叛您,这是我作为您的骑士的本分,以及作为您的爱...”说到这,安迷修停顿了一下,“算了,您就当没听见吧。”“安迷修,”雷狮看着他说,“你是我的爱人。”

    安迷修很吃惊,眼睛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雷狮一直都很喜欢安迷修的眼睛,碧绿色的,那是他最喜欢的颜色。但现在,他有点畏怯安迷修的眼睛,害怕从他的眼睛里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安迷修咬着他的下唇,想要让眼泪不从他的眼眶里流出来,可他发现,他做不到。安迷修单膝跪下,将右手中握着的流焱放到雷狮的手中,然后紧紧的握住雷狮拿着流焱的手。

    雷狮想要坐起身来,却被安迷修又按回去,“安迷修!你敢这么做!我会恨你一辈子!”安迷修俯身在雷狮的嘴唇上留下一吻,充满了对雷狮的爱意,以及不舍。然后在雷狮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我爱你。”

    安迷修握住雷狮的手,将流焱刺入自己的心脏。

    可怜的雷狮,是他将他的爱人亲手杀死。
    可怜的雷狮,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人死去。

    从此以后,这世上再无安迷修,也再无雷狮。

【轰出】焦冻小朋友是绿谷出久的小粉丝

晚上突然的脑洞,结尾鬼畜系列

年龄操纵有,设定是4岁的脸上还没有疤痕的轰×21岁的天使NO.1英雄绿谷

因为很困所以有点草率【我不管绿谷最可爱.轰花式吹出久jpg】∠( ᐛ 」∠)_比个小心心❤


    今天我们的NO.1英雄小天使绿谷出久在大街上巡逻。突然,被有一个双发色并且穿着缩小号的他的英雄服的小朋友拉住了衣角。

    “嗯?小朋友怎么了?”绿谷出久微笑着蹲下来,保持着与那个小朋友高度差不多的姿势,摸了摸他的头。那个小朋友好像因此非常高兴,眯上了眼睛。唔啊,真的是非常可爱呢!绿谷出久想着。

    “请,请问绿谷出久您能不能給我一个签名呢?”眼前的小孩明显是因为害羞而涨红了脸,因为害羞连敬语也用的很别扭,手上还拿着一个本子和一只笔递给绿谷,说话也有点磕磕绊绊。

    “可以哦,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绿谷结果了本子和笔,笑眯眯的问这个可爱的小孩子。“我,我叫作焦冻。”“是吗?焦冻啊,是一个非常棒的名字呢。”“啊!谢谢夸奖!”被夸名字好听轰焦冻小朋友非常高兴,不仅仅是因为绿谷夸他名字好听,而且还因为这个名字是妈妈起的。

    绿谷握着笔思索了一小会儿,便在本子上认认真真的一笔一划的写着字,但是有些字有点难懂所以觉焦冻小朋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好了,写完了!”绿谷把笔盖上,连着本子一起还给了我们的焦冻小朋友,“小朋友你是自己一个人吗?”“不是哦,”焦冻摇了摇头,“我的姐姐和妈妈就在那边的咖啡店等着我呢。”“那要不要我把你送回去呢?”“可以吗?”“可以哦。”“那,那就送吧。”焦冻小朋友因为害羞扯了扯衣角,支支吾吾的说到。“那我们走吧~”

    后来焦冻通过姐姐的口中真的,绿谷写给他的是——【焦冻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朋友,同时也非常帅气,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哦!——from:绿谷出久】

    焦冻小朋友听了非常高兴,把那张留言裱了相框挂着书桌前的墙壁上。被他的爸爸NO.2英雄安德瓦先生看到后心情十分复杂,后来问了焦冻要不要他的留言被焦冻狠狠的拒绝了“哈?为什么我要混账老爸的留言啊?給别人去吧你。”

    安德瓦先生非常难过,甚至想要大哭一场。为什么我就不行啊,NO.1去死吧!——来自某安姓先生当天晚上在某深夜电台的留言。虽然事后遭到了当晚听到留言的所有人的强烈谴责。

【麦相】剃胡子二三事

    脑洞的产物,感觉写完要升天。
    日常表白班主任,班主任是如此的美丽(不

    相泽消太在大马路上被第四个人搭讪了,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他就不应该答应麦克把他的胡子刮掉,相泽消太欲哭无泪的想着。

    那是昨天晚上的事了。相泽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看着报告,而麦克则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说,麦克,”相泽终于禁不住麦克那热烈的视线,率先打破沉默。“你干嘛一直看着我?”把报告发在桌上,把椅子转向麦克那边,提出疑问。“啊没什么。”麦克一脸被发现心中小秘密的表情,语气中含有那么一点惊慌失措的回答他。

    完全不会隐藏啊。“到底是什么?”相泽又问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在想消太你把胡子剃了会不会更好看。”麦克坐起来回答相泽,还用手挠了挠头。

    “……哈?”相泽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你看我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个?”“不然嘞?”“……”相泽消太沉默了一小会儿,“我还以为你要讲什么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比如你是个母的。”“……”麦克沉默了一小会儿。

    “内消太,”麦克突然开口,“明天把胡子剃了好不好?”“为什么?”“啊没有什么就是想看一下。”“不要。”“诶————”

   相泽消太看着自己恋人散着头发的样子,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麦克如果你明天不抹发胶并且也剃胡子的话那我也剃。”麦克听了消太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下。“那消太你咬洗头。”

    “——成交。”相泽消太才不会说只是想看麦克明天会被多少人搭讪而已,毕竟麦克散着头发没有胡子的样子对于一些男的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他自己没有胡子并且头发洗过之后的样子对于一些男的同样也很有吸引力。

    回到现在,相泽消太在被第六个人搭讪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雄英学院的大门。他表示他现在特别喜欢雄英,的大门。

    在进到学院的大门以后,相泽消太成功的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一些老师看到他以后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相泽消太。

    他只是洗了个头剃了个胡子,又不是去整了个荣,至于那么惊讶吗。

    好不容易到了办公室,几乎受到了这个办公室的老师的注目礼。一转头,就看到了自己作为旁一脸生无可恋的麦克,自己也坐在自己座位上陪着麦克一脸颓废。

    “消太,你今天被搭讪了多少次?”“……六次。”“哇我也是六次好巧哦。”“消太我现在可以去抹发胶吗?”“不行我都这样了你别想逃。”“哦……”两人进行了一段十分没有营养的对话以后有接着颓废。

    “哇哦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那么漂亮。”午夜突然走过来,一脸八卦的看着相泽消太和麦克两人,整个办公室的老师也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别提了,我现在整个人都想去死。”“估计你们两人会上雄英校报头条哦~”相泽抬头看了看时钟,“到时间了,我该去上课了。”“啊我也是。”麦克从桌上拿起了英语课本,和相泽一起离开办公室。

    一进教室,相泽消太感受到了所有同学那不可思议的眼光,装出一脸平淡的样子,走到讲台上。他凭借过人的听力听到了许多同学的窃窃私语。比如——

“哇塞相泽老师今天怎么那么好看。”
“身为女生的我受到了不止一点的打击。”
“我觉得我爱上了相泽老师。”

    哦省省吧你们这群熊孩。相泽消太表示他现在特别想回家。

    好不容易熬完了一节课,相泽消太一脸冷漠的回到办公室,然后一脸冷漠的趴在办公桌上,接着再一脸冷漠的看着麦克一脸冷漠的趴在办公桌上。

    相泽消太和麦克正在十分正经的怀疑为什么要答应这个剃胡子洗头发不抹发胶什么的决定。

    之后他们两人的样子成功登上了雄英校报的头条,标题是——【雄英两老师竟让众多女学生和女老师自愧不如】。

这该死的吻【猪里*猿门】

    哦得了吧,这该死的太阳。猪里躺在休息椅上望着外面刺眼的阳光想。


    “啊啊,这时候下一场大雨该有多好。”看太阳看到眼睛都疼了。猪里翻了个身,自暴自弃的想。“猪里你又偷懒!”毫不意外的看见猿门主任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啊啊,发脾气的小猴子也很可爱啊。“哟,好巧啊主任。”装作一脸无辜的猪里向猿门打招呼。说是打招呼,却也只是抬了个手,随即便无力的放下。“巧什么巧!每天都这样子不烦吗!”猿门拿着棍子指着猪里的鼻子吼道,“并不。“猪里欠揍的说。


    然后肯定是少不了猿门的一顿胖揍。


    猪里用手碰了碰肿起来的地方,“嘶——主任你下手真的是没轻没重的啊,痛死了。这样还怎么跑步啊,干脆不用跑了吧。””别为你的偷懒找理由,我下了多重的手我自己还是清楚的。实在想拖一会的话自己去办公室里找药膏,五分钟之内回来。“猿门瞟了猪里一眼,“而且我打的是手。”啊啊,真是服了这个主任了。“诶——主任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再吵待会就给我再多跑十圈。”说完直接到操场上去监督囚犯们跑步了,当然主要还是监督像齐那样子的囚犯。


    “唉,还是直接去跑吧。”猪里无奈的挠了挠头,毕竟要是晚了的话又要看着自家主任狂赶落下来的工作了。猪里把外套随便扔在了长椅上,小跑赶上了大部队。


    “啊,副主任您终于来了啊。”猪里旁边的梁说。所以为什么要加一个终于?猪里不解的想。“哔——跑步时不准交头接耳!”猿门吹了一声口哨吼道。“啊,抱歉了副主任。”梁说完便跑到了前排。身边少了一个说话的也是很郁闷的。猪里感叹了一下自家主任的死脑筋,看了一眼猿门。嗯,虽然死脑筋,但还是很可爱的。想到这,又感觉有了无限的动力,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对于猪里而言十分漫长的晨跑终于过去了,喘着粗气的他走到长椅那儿坐下,拿起水拧开盖子直接往嘴里灌,水都流到了锁骨那也不管。另一只手伸到了领口解开了几个扣子。“呼哈,感觉活过来了。”用手随便抹了一下嘴巴,把盖子拧好,拿起外套就往站在走廊明显在等他的悟空猿门那里走去。“真是,每天都偷懒,就不能再自觉一点嘛。”猿门想猪里抱怨说,“抱歉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主任。”“别老是给我打马虎眼,这都第几个下次 了。”“啊哈哈主任真是聪明这都被你猜到了。”


    “啊啊主任我感觉跑完步以后都没有力气工作了啊。”猪里一进办公室就直接倒在沙发上,猿门也懒管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休息。”这点就累了你是怎么当上副主任的啊。“”主任你选的呗。我只是想每天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吹空调而已,其他什么无所谓了。“”你这种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猿门戏谑的说,“猪里你老是这样翘掉晨跑会长胖的哦。””所以我还是跑了嘛。“


    猪里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坐了起来。猿门被他吓到了,”干嘛啊?”“主任啊,我感觉我待会没有力气办公了。”“哈?怎么突然说这种话?所以你想干嘛?”“我要主任你的亲亲。”猪里一脸严肃的对猿门说。猿门呆了几秒,随即便反应过来:“哈?你脑子抽了吧!”如果忽略掉猿门两颊上的红晕和泛红的耳尖,猿门看起来的确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可我就是想要嘛。”猪里带着一点调戏的意味说。


    猿门,先是害羞了一会,然后又思考了一会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脸红红的走到猪里前面,用手抓住他的领子,亲了上去。就在猿门的唇快要离开猪里的唇时,猪里又用一只手捏住了猿门的下巴,加深了这个吻。两人的舌头缠在了一起,猪里用自己的舌去扫荡猿门的口腔,惹的猿门一阵颤栗。猿门的舌头和猪里的对比起来真的很小,只能被猪里乖乖压迫着。


    过了好一会,两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猿门因为对换气还不太熟练,弄的自己面红耳赤 。”这样你满意了吧!“猿门对猪里吼一身,便躲到厕所里面一个人害羞起来。


    猪里被猿门吼的愣了一下,听到猿门关厕所门时的声音才反应过来。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小兄弟不禁暗暗苦笑道:妈的,这样都能硬,果然今天晚上还是不要睡觉了吧。而这时厕所里的猿门捂着自己发烫的脸想到:啊啊啊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害羞!而且猪里对这方面怎么这么···熟练···啊啊啊这些不是重点啊好害燥啊!!!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处理好情绪,想着:啊啊,有点想再来一次呢····